社交媒体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社交媒体下的网红营销

窦文宇:企业与网红合作,看中的是他们的专业性、与粉丝的情感性链接及种草能力。只要企业能找到恰当的匹配,网红营销定可成为社交媒体营销中的利器。
2019年4月25日

特朗普召见Twitter首席执行官抱怨自己掉粉

Twitter首席执行官多尔西向特朗普表示,去年公司发起的一项整顿行动影响了所有Twitter用户,前总统奥巴马掉的粉更多。
2019年4月24日

FT社评:打击假新闻的法律或被滥用

像新加坡那样自上而下的反假新闻立法可能遭到滥用,应对假新闻的真正良策是教会民众甄别和拒绝假新闻。
2019年4月8日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法案草案,依据该法案,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被处以最高100万新元的罚款和最长10年的监禁。
2019年4月2日

FT社论:互联网监管应有全球标准

政府早该出台法规,让社交媒体公司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更大责任,但缺乏全球标准可能造成互联网进一步割裂。
2019年4月2日

社交网络是出版商,不是邮递员

桑希尔:美国《通信内容端正法》的初衷是推动言论自由和创新,同时信任科技平台监督内容。但科技巨擘们显然未能履行义务。
2019年3月28日

如何应对“平台资本主义”?

翁一:当社交媒体平台达到垄断规模时,如果平台自身的商业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时,应该如何权衡与取舍?
2019年3月12日

“走红”网络会让艺术品增值吗?

Luning Wang:通过社交媒体,艺术家对作品推广更有自主权,高曝光率对艺术家完全是一件好事么?
2019年3月7日

FT社评:TikTok崛起考验社交媒体监管

中国社交媒体应用在全球走红表明,对社交媒体和技术平台的监管不能只盯着硅谷巨头,不成体系的全球监管难以担此重任。
2019年3月6日

抖音全球下载量逾10亿次

抖音国际版的全球下载量已超过10亿次,这款初入海外市场的中国app已成为Instagram和Facebook的竞争对手。
2019年3月4日

“网红展”V.S.好展览

Luning Wang:“网红展”以“出片效果好”为目的;好展览也有被称为“网红展”的。两者如何辨别?
2019年1月18日

字节跳动推出“多闪”挑战微信

这款独立的聊天应用允许用户录制并相互发送私人短视频。字节跳动试图以此强势挤进中国社交媒体领域。
2019年1月15日

在社交媒体时代重新计算GDP

邰蒂: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称,如果将Facebook活动计入GDP,美国从2003年至2017年的年均增长率会从1.83%提高至1.91%。
2018年12月5日

台湾地方选举的网络信息战

罗世宏:新型“网络信息战”已是这次台湾选举过程中不容回避的挑战,台湾必须尽快通过立法或政策手段因应,而非到选前再高喊“狼来了”。
2018年11月30日

Lex专栏:腾讯的有趣“游戏”

这家以游戏为“引擎”的公司,股价较年初下跌43%,反映其面临的不确定性,但降低对游戏业务的依赖是明智的。
2018年11月15日

调查:中国社交媒体的下半场

根据一份最新的社交媒体调研报告显示,微信的增长潜力停滞,“小镇青年”的爆款社交产品正逐步渗透大城市。
2018年11月7日

防弹少年团:中国文娱产品国际化的启示

窦文宇:近年BTS风靡全球乐坛,为韩国软实力带来了巨大提升,中国的文娱产业可从这个案例中汲取经验,或许能成为中国创造外汇的新途径。
2018年10月25日

如何修复Facebook?

桑希尔:旨在构建社区的社交媒体,常被用来制造社会分裂。有关“修复”Facebook的建议满天飞,但没有一个建议令人信服。
2018年9月13日

FT社评:社交媒体必须担起责任

社交平台很容易被用户操纵和滥用,从而为极端言行提供便利。现在社交平台必须解决如何遏制不当言行的问题。
2018年9月7日

美司法部暗示将就抑制言论自由向科技公司追责

继特朗普警告谷歌、Facebook和Twitter要小心之后,美国司法部暗示将让科技公司在竞争和言论自由等问题上负起责任。
2018年9月6日

社会学家能否解决数字时代难题?

邰蒂:“观人”的方法正快速发生变化,学者们急需制定新的基本规则。有关“由谁研究我们”以及“为什么研究我们”的讨论,变得格外重要。
2018年8月27日

“网络水军”败坏风气

杨缘:在中国,企业或名人可以利用被称为“水军”的虚假社交媒体账号来扩充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量,或抨击竞争对手。
2018年8月8日

Facebook将在浙江成立创新中心

Facebook已成立中国子公司来推进这项工作,设立浙江创新中心的目的是为中国开发者和创新者提供支持。
2018年7月25日

加里•金:信息控制是一场军备竞赛

哈佛大学教授加里•金在专访中,首次向媒体详细分享他与Facebook的研究合作,以及他对当代信息控制的看法。
2018年6月15日

Facebook将用户数据分享给华为等四家中企

有爆料称,Facebook将用户数据分享给华为、联想、OPPO、TCL,帮它们构建定制的应用。此事将让Facebook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
2018年6月6日

聪明人如何应对职场入侵朋友圈?

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2018年5月22日

“社会人”小猪佩奇被抖音封杀

有关“小猪佩奇”的3万多段短视频被从短视频分享应用抖音上移除,小猪佩奇相关话题标签也遭抖音封禁。
2018年5月2日

FT社评:Facebook应为付费广告承担连带责任

当Facebook有偿在其网站上登出广告时,这样的广告就不属于第三方内容,而是Facebook的产品,Facebook应当负连带责任。
2018年4月24日

生活本是五花八门的俗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没有哪个社会只存在一种品味,只认同一种产品,只允许统一的娱乐模式,只肯定一种生活方式。
2018年4月16日

扎克伯格表示愿接受对Facebook的“适当监管”

扎克伯格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表示不反对国会出台新的法律来管理Facebook,但他避开了要他在具体事项上明确表态的企图。
2018年4月11日

FT社评:勿让打击假新闻成为压制媒体的烟雾弹

我们不能指望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能够自我监管,但也不能信任政府成为记者该写或不该写什么的最终决定者。
2018年4月9日
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