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型冠状病毒

各国单干无法击败全球大流行病

斯蒂芬斯:为了应对共同的紧急情况,政治领导人偶尔必须捐弃前嫌。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在新冠疫情面前,美国、中国和欧洲的利益一致。

一代人一次,也可能一个世纪一次,为了应对共同的紧急情况,政治领导人必须摒弃当代先入之见。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历史最终可能以美中之间激烈的地缘政治角力来定义21世纪。但在最近的将来,这两个大国的国家利益是一致的。欧洲国家也是如此。

华盛顿和北京近来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互相指责的游戏——以牙还牙地驱逐记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称为“中国”病毒——预示着一条通往国际关系破裂的危险道路。如果主要大国选择对抗而非合作,那么流行病学家和经济政策制定者的重要工作将变得毫无用处。

新冠疫情始于中国,目前的震中在欧洲,并正在美国迅速蔓延。除非在这3个地区全部被击败,否则它不可能在其中一个地区被单独击败。遏制疫情,控制住人类和经济代价,要求全球力量中心携手合作。主流的经济正统观念已经被这场危机淘汰了。经济上如此,政治上也是如此。关闭国界和单打独斗的财政刺激方案与这场危机的规模不相符。

国际社会的回应迄今是碎片化的。一场全球威胁激发了人类关注自身的本能。边界纷纷被关闭。中国曾试图掩盖最初在武汉爆发的疫情,后来姗姗来迟地采取行动封锁疫区。特朗普花了数周时间否认现实,称这种病毒是假新闻或者是民主党的阴谋,最后终于接受现实。

欧洲人似乎忘了身为欧洲人意味着什么。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经有资格宣称自己是欧洲团结的守护者——明白在危机中采取集体行动比单边主义效果更好的政治人士。但这次不一样。德国走自己的路。

由于27个国家实施27套行动计划,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被晾在一边。意大利决定实施严格的封城措施以遏制病毒传播,这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却未能从其他国家争取到分担沉重经济代价的提议。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难以掩饰自己的失望。

也不全是坏消息。各国央行密切协调了降息行动,并出台量化宽松政策,以支撑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科学家们忽视国界和意识形态,全力寻找治疗方法,并希望最终开发出疫苗。七国集团(G7)财长同意每周进行一次磋商,讨论最好把财政“火箭筒”对准哪些领域。全球化的“管道”——在大多数政治视线下运作的国际机构和官僚体制——基本完好无损。

然而,持续地、成功地抗击这场大流行病——我们在谈论持续一年甚至更久的过程——将首先取决于全球领导人能否维持其公民的信任。公众信心是每项对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边界不可能无限期关闭。好不容易压制住本国疫情,却只看到境外输入病例增加,是无济于事的。

国际合作的明显框架是由各大洲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G20)。2009年金融危机过后,该集团在说服金融市场相信政界人士决心稳定全球经济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在印度的敦促下,G20轮值主席国沙特阿拉伯呼吁举行一次“视频”峰会。

20国集团肯定有一个角色可以扮演。但只有最强大的几个国家首先建立起一个基础,由如此不同的国家组成的一个集团才有可能展开合作。现在建立起这样的核心领导小组还不晚。作为一个起点,它必须包括特朗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来自欧洲的领导人,比如默克尔和马克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