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型冠状病毒

各国央行须与财政部门协作抗疫

希尔德布兰德:面对新冠疫情,各政府将推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自然灾害救助计划,而各央行需要确保利率不会不受控制地上升。

本文是知名评论人士和政策制定者阐述如何缓解全球经济放缓破坏性影响的系列文章中的一篇

作者是贝莱德(BlackRock)副董事长、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前董事会主席

对于这一代经济政策制定者来说,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破坏性影响的挑战是他们的决定性时刻。而其中一部分工作肯定是重新评估央行的职权。

随着各国政府动用巨大的财政力量以应对新冠肺炎带来的经济影响,它们将面临一个风险: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开始飙升。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由于政府发债成本变得更高,就会削弱针对新冠疫情的整个公共政策应对。不可避免的,外界将要求各国央行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金融市场上的价格波动已经非比寻常。全球股市在一个月内下跌逾25%。同期内,美国股市仅在几个交易日实现收盘上涨。这甚至比2008年最黑暗的那段时期还要糟糕。

这种持续的动荡反映出,围绕疫情将如何发展、公共卫生体系将如何应对,以及政策工具将如何在全球范围内部署,存在不确定性。

尽管存在如此巨大的不确定性,但有三件事已经明朗。

第一,使用典型的经济周期逻辑作为框架是一种错误的选择。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场全球性的自然灾害。为了减缓这种致命病毒的传播,防止医疗卫生体系崩溃,各国政府正在实施遏制病毒的措施以及社会疏远政策。但这些政策正使全球经济突然陷入停滞。这种经济收缩是必要的,也将是残酷的。

第二,政府并没有试图稳定经济活动,而是进行干预以避免裁员,并缓解私营部门的现金流压力。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它们可能会引发危害极大的信贷紧缩循环——违约率不断上升,加大银行发放贷款的难度,从而加速企业破产,导致更多违约,等等。这还会破坏长期的生产能力。

为此,政府将向家庭和企业发放公共资金,尽管目前迫在眉睫的挑战是如何设计一种能够确保资金快速到位的机制。如果设计出了这种机制,那么这种“直接到位”的方法将确保,当新冠病毒消退时(它终将消退),还能留下一个可以启动生活活动的经济体。

各国制定的这类政策在细节上会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向家庭和企业发放的公共资金规模将是前所未有的。初步计算表明,这笔支出将远远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支出。最终,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在数月内的支出和公共贷款担保总额很可能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

第三,这就是央行发挥作用的地方。货币政策可以帮助缓解市场流动性的问题,但如今这种手段不可能与2008年一样有效。一个原因是,利率往往已经处于最低水平,常规和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空间基本上已经用尽。即便不是这样,货币政策也无法解决当前危机的根源。

然而,这个挑战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财政政策无法独自承担这一任务。如果放任不管,庞大的政府支出将最终导致债券收益率上升,主权债筹资的难度和成本加大。这还有可能在将来造成一场大规模的公共偿债危机。

这就是为什么政策制定界必须对央行独立性有更深刻的理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