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鲁莽还是勇敢,影响几何

徐瑾:疫情之下,金融危机阴霾重现。美联储全力救市,意味着什么?在危机中,央行应该发挥作用,从最后的贷款人进化到最后的交易商。

随着疫情全球蔓延,金融市场动荡不安。欧美主要市场距离高点都下跌超过20%,进入技术性熊市,金融危机重来的警笛声也四起。这个时候,美联储连续出手,在月末出台无限量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政策。

这意味着,美联储“all in”,有人称是“一口气打光子弹”。

与此同时,2万亿经济援助计划也最新获参议院通过。货币财政两大政策都一步提升到历史空前的力度,不少分析观点认为这反映了局势的严重,疫情对美国冲击,远远超过金融危机时刻。

美国怎么了?

在评价美联储是对是错之前,先看看美联储为何这样做。

截止3月24日下午,美国确诊案例超过5万,其中包括死亡病例703例。单日新增超1万,新增死亡170例。按照世界卫生数字数据,全球,确诊人数已经超过41万,24日新增案例中,有85%来自欧美。

民众的恐慌反应,推动政府当局采取越来越严厉的抗疫措施,隔离与停工等措施之下,对经济造成的影响无前例可寻,资本市场下跌速度,甚至超出大萧条爆发之时。

欧美经济已经开始呈现下降,3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已经下降到90年代以来最低,美国从49.6下降至40.5,欧元区51.6下降至31.4,英国PMI指数由53下降至37.1——50是经济荣枯分界点,正常情况下,跌到45以下已经是十分严厉的经济信号。这一趋势并不孤独,不久前,中国公布的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仅有35.7%,比1月下降了14.3,是中国有此数据系列以来的最低点。

疫情冲击之下,美股暴跌,市场人士担心美国经济基本面风险,华尔街也在重新计算美国大选形势,愁云惨淡之下,不少人心中升起“大萧条重来”的可怕阴影。

如何看待风险?

首先,美股下跌,很大原因在于美股已经长时间上涨,牛市时间超过十年,这几乎是美国最长的一个牛市。暴跌前的美国道琼斯指数最高到29568点,比10年前金融危机时最低点6470点,上升了3.57倍。即使没有疫情冲击,这种时候出现调整,也并不难理解。

其次,从房地产市场、债务情况与企业盈利情况来看,现在的情况实际上远远好于2008年。不少人提到美国企业债务令人担心,确实,美国企业债务这些年持续上升,占GDP比例达到75%左右。这个数值比过去10年内的最低点高了10%左右,但我们也需要看到,其中存在合理成分。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此前谈过,美国经济持续领涨发达国家、企业利润上升、所得税率降低,而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这种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增加负债。

第三,从选举来看,川普当选可能性还是很大。疫情是一个变量,但是应对疫情犹如战时,若应对得当,对于执政党是加分项。

检视美国经济的这些基本面,与2008年不可同日而语。断言2008年重演甚至说是超过2008年十倍的,当前看来并不可信。

美联储是鲁莽还是勇敢

美联储做法,使得美联储和日本央行等机构一样,冲在经济变化前线。摩根大通甚至有报告指出,这意味着美联储已经成为一家商业银行,成为所谓的“最后商业银行”。

美联储政策是鲁莽还是勇敢?这个要到3年之后或许才能最终判断。

至少在当下,我们能够理解美联储不得不这样做的背后逻辑。美联储意识到,一场规模庞大的流动性冲击正以极快的速度袭来,表现为股市与黄金联袂暴跌,美元与信用利差比翼冲高,都标识了金融市场内外对流动性的渴求。对金融市场中饥渴的机构而言,任何不是现金的资产,不论是黄金还是高等级债券,都不是好资产。

按照经典教科书的描述,当巨大规模的流动性挤兑来袭的时候,作为最后贷款人以及最后交易商的中央银行必须出面,提供对等规模的流动性支持,以避免本质健康的机构在流动性挤兑之下违约或者破产。

无限量购买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重新引入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工具(TALF),为大型金融机构及时提供流动性通道;创建一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PMCCF)和二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SMCCP)提供额外的融资支持;与加大央行展开美元互换,以提升国际美元供给;降低政策利率到零;上述举措可以视为有创意的及时之举。

历史上看,美联储介入市场,并不是第一次,评价标准看效果。我在《印钞者》与《徐瑾经济学大师30讲》,都回顾了中央银行历史,一个核心教训在于当市场出现危机,央行应该有所作为——当流动性冻结的时候,美联储应该作为最后贷款人,当交易冻结时候,美联储应该作为最后交易商。

从这个意义而言,目前美联储的表现是称职的,在危机中,我们应该更多相信专业人士。

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

美联储救市,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短期影响无疑是蛮大的。量化宽松加大了美元供给,国际国内美元的流动性得到改善。资本市场的惊恐情绪得到部分缓解,叠加财政政策出手,股票市场、外汇市场、黄金等市场终于止住暴跌走势。资本市场走势不仅是未来的映射,也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实际影响。

当然,更加重要的,仍旧是实体经济的中期走势。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看起来极为严重,高盛甚至预测美国二季度GDP将萎缩24%。局势是否如此糟糕不能断言,但从好的方面讲,美联储的大胆(“鲁莽”)政策,看起来至少避免了流动性冲击迅速蔓延为金融危机的风险。2020年中国经济遭遇的挑战无疑也相当巨大,这个时刻,美国经济、以及受到美国经济巨大影响的全球经济的任何好消息,都是中国经济的好消息。

疫情终将会过去,而人性永恒。疫情也好,金融危机也好,最终的考验都在经济之外。

现在各种貌似深刻实则谬误的总结,已经出现。短期来看,浮在表面的治理模式之争难有结论,大家各自不过加深自我偏见。长期来看,历史规律还是会起作用。只不过,如经济学大师凯恩斯所言,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更多可见作者公号《徐瑾经济人》(ID:econhomo)与《徐瑾财经》(ID:jinfinanc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