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型冠状病毒

德国为何没能出台全国禁足令?

张冬方:禁足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

3月21日,熬过了黑暗长冬的德国的大部分地区,天气晴好得不留余地。这天在德国的防疫决策中很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它将影响到第二天德国是否拿出最后一张牌:禁足令。

“周六(21号)这天是起决定作用的一天,我们得看民众的行为到底有没有改变。”德国总理府部长布劳恩(Helge Braun)此前曾这样对《明镜》说。而巴登-符腾堡州州长也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过同样的话。

第二天,默克尔和16个联邦州最终达成一致,德国实施全国范围内的“人际接触禁令”,而不是“禁足令”。主要规定为:在公共空间禁止超过两人的聚集,家庭和同住成员除外,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至少保持1.5米,禁止在公共和私人场所进行人群聚会,该禁令将持续两周等。

禁足令为何最终没有出台?禁足令和人际接触禁令到底有多大的区别?

25日早北威州博特罗普一家日化超市前。为了保证人与人距离,超市只允许一定数量的顾客数进入。

来自东德的默克尔最不希望实施“禁足令”

此前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了一次非同寻常的电视讲话。其非同寻常之处在于,除了传统的新年致辞,这是经历了多次危机的默克尔自总理任期以来的,面向德国公民的第一次电视讲话。当时,德国已经出台了全国范围内的取消大型活动,关闭学校和体育娱乐场所,关闭边境的防疫措施,但来自各地警察的登记表明,仍然有人在聚会,仍然有人在进行“新冠派对”,“保持距离,放弃社交生活,保护年老体弱者”这样的呼吁并没有企及每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人。

默克尔在此次德国新冠危机中之前一直在扮演配角。从2月底疫情爆发到3月11日,默克尔没有因为疫情出现过在公众面前。直到11日的联邦新闻发布会,当被问到“为何现在才出现”时,她的回答是“我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在什么场合,是由局势决定的。”当时德国的疫情局势越来越不好,感染数开始呈指数式增长趋势。对于后来陆续实施的关闭学校等举措,其真正的效果如何只能等到10天,甚至12天之后才能做出评估。然而,在“没有时间可浪费”的形势和压力下,还可以再实施什么举措,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而其他欧盟国家,从3月10日,意大利开始全国范围内的禁足令,15日,西班牙开始实施为期15天的禁足令,紧随其后的是奥地利,法国,比利时。

在这样一个局势下,默克尔在18日出现在电视机里。她没有用“战争”的字眼,也没有宣告“禁足令”的可能性,只是用“二战以来最大的挑战”来形容德国的形势。这几乎是她唤醒民众的最后一次尝试。她寄希望于德国人的“理性”和“团结心”,请他们自觉放弃社交聚会和集会,而不是最终通过强制的方式。

默克尔是最不想实施“禁足令”的那个人。她在讲话中说,“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对自由出行的限制只有在绝对的必要情况下才会出现,而且是暂时的。”这里的“这样”指的是她来自东德的背景。原因也不仅于此。据《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报道,默克尔曾在小范围内提到过,禁足令可能因为对人的产生的地理隔离和心理压力,会引起社会问题和家庭悲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