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一场自上而下的谈判

王鲲鹏:和当年麦卡锡主义对共产党的恐惧相比,现在的美国并不怕共产主义的政治影响,而是更多出于经济和国际影响力的考虑。

5月初美国代表团一行七人来华,代表了贸易谈判的最高规格。这是一场没有成果的谈判,从最初的设定就是如此。以往中美的谈判都是自下而上的:商业界跟基层政府层层交流意见,而后民意反映至高层,最后高级政府官员访问,签署协议。由于双方对彼此的需求有相对准确的理解,因此通常会有某些确定的成果。而此番中美谈判是自上而下的,具有鲜明的特朗普风格:大阵势高端访问,充满悬疑的诉求,双方政府和企业都一头雾水。因为没人说得清特朗普想要什么。这和美朝谈判的思路如出一辙。特朗普和普京一样喜欢制造混乱,用对方无法接受的要求开始一段对话。他认为这会为他赢得先手,迫使对方做出更大的让步。

谁能影响特朗普?

特朗普善变,有时候一句话都前后矛盾,但是他自上任以来唯一不变的论调是反对贸易自由化。学界和大众对于贸易自由化也有价值上的争论,由于每个人工作、立场、阶层不同,态度不同很正常的。但是特朗普对于全球贸易,尤其是发达国家和低成本出口国之间的贸易一直怀有极大成见。特朗普坚信对华赤字必须减少。尽管已有专家指出这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中美的贸易赤字绝大部分是由两国的贸易结构差异导致的,而非不公平贸易。特朗普要求中国不管用何种手段也要减少千亿美元级别的贸易顺差——这也极具讽刺性,因为美国一直在强调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却给中国提出了一个只有计划经济强权政府才能实现的目标。

此次贸易代表团中包括了对华态度温和的现任美驻华大使、略强硬但仍属中间派的美财长、以及几位极具冷战思维的贸易官员,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但如果说这个代表团就能真正代表特朗普,也是缺乏依据的。目前来看纳瓦罗的思维最接近特朗普。几位官员来之前恐怕都心知肚明,此行获得开创性成果的几率很低。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具有相当的抗压能力,对美国的威胁不会轻易让步。美财长姆努钦说对此行“谨慎乐观”。特朗普在各个场合经常说他想要的是“胜利”,而且是“全美国人民的胜利”。但是贸易战怎么可能有全体国民的胜利?赢了铁锈经济带产业工人的战役,农业州种大豆和玉米的就会倒霉。对从中国进口的电子产品加税,产业链上的美国供应商就会倒霉,而且他们还通常是产业附加值最高的那部分(比如工业设计)。所以就算赢了贸易战,也只能是某些人的胜利,或者只是特朗普Twitter上炫耀的功绩。

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特朗普想寻求利益。中美双方的根本分歧集中在国家利益。两国的根本利益不同,尽管互为重要的经贸伙伴。此次谈判中国说双方“就部分问题达成共识”。但是需要认识到,无论双方的共识在哪里,都无法根本性改变双方的经贸关系。中美在地缘政治、社会进程和公民权力方面的存在根本性的分歧,现在的贸易争端只是从一个角度折射出这种差异。

中美经济发展阶段的差异是另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美国已经是成熟发达的经济体,超越了“用污染换发展”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阶段。而中国按照购买力平价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几乎每一个产业都处在刚刚起飞或者赶超阶段。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加上巨大的地区差异使得能够选择的发展模式不同于美国。美国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国改变产业政策、放弃“中国制造2025”、不再对美国的科技和工业产生威胁,但这是不切实际的期待。和曾经美国对于俄罗斯和日本的恐惧类似,对中国的敌意也来自双方实力差距的缩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