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与世界

中国精英怎样看世界?

沃尔夫:最近我参加了由清华大学组织的一场对话,这是25年来我在中国参加过的最为坦率的中外对话。

中国的政界精英如何看待世界?上周末,我参加了由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Institute for the Chinese Economic Practice and Thinking)组织的一场对话,与会者包括几名外国学者、记者以及中国高官、学者和商界人士。这是25年来我在中国参加过的最坦率的讨论。以下是我们的对话者向我们表明的7个主张。

中国需要强大的中央统治。这一想法基于一个观点:中国在许多重要方面都是一个分裂的社会,一位与会者甚至指出,中国有5亿人拥护邓小平的改革,同时还有9亿人认同毛泽东的世界观。另一位与会者指出,中央政府在各级政府的总支出中占比仅为11%,而公务员只占总数的4%。其他人强调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面临着种种巨大挑战。

与会者们得出的结论是,约有9000万名党员的中国共产党对国家团结不可或缺。然而腐败和派系内斗威胁到了党的合法性。一位高官甚至表示,习近平“拯救了党、国家和军队”。这种观点也证明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合理性,不过对方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永久的一人统治。

左一为本文作者马丁•沃尔夫。图片来源:清华大学网站。石加东 摄

西方模式已名誉扫地。中国人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由在党控制之下的高学历技术官僚精英管理的国家体系。这是中国古老的帝国制度的现代形式。西方式民主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对这一精英阶层可能产生过的吸引力如今已减弱。他们强调了西方国家在投资于本国实物资产或人力资产上的失败,许多西方国家当选领导人素质不高,而且其经济存在不稳定性。一位与会者补充说,“苏联垮台后创造的民主国家90%现在都失败了”。不能去冒这个险。

所有这些都增加了对于中国独特模式的信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回到管制经济。相反,正如一位与会者所表示的:“我们相信市场在分配资源方面的根本角色。但政府需要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为市场创造了框架。政府应该促进创业和保护私有经济。”一位与会者甚至坚定认为,“核心领导者”的新理念可能引向强有力的政府和经济自由。

中国不想主宰世界,这一态度被一再重复。在与会者看来,中国内部问题太大,无力支撑这样的野心。无论如何,中国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但是,正如一名高层政策制定者所坚称的,就中美关系而言,“我们必须合作应对共同的问题。”

中国正受到美国的攻击。一位与会者认为“美国已经向中国射出了四支箭,分别针对南中国海、台湾、达赖喇嘛(Dalai Lama),现在又加上了贸易”。因此这是一波系统性的攻击。许多人预计这次攻击会变得更糟。它并不是因为中国做了什么,而是因为美国人现在认为,中国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霸权构成了威胁。

美方在贸易谈判中的目标令中方费解。曾密切参与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些人,对美国到底想要什么感到困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抑或他的目标就是要挑起冲突?不管怎样,这些高官们表示,他们理解并接受美方对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的正当性(及其对中国自身的价值)。他们也理解单边自由化的理由,包括放开金融服务业。一位官员提出,中国愿意让《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成为“世界的一个共赢”。但中国的技术升级没有商量余地。此外,如果美国对战略敏感商品实施严格管制,且在发运煤炭或石油的基础设施上缺乏竞争力,又怎能期望中国减少对美贸易的不平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